查看: 322|回复: 0

人人网,为何人人都不用了?

[复制链接]

397

主题

397

帖子

154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45
发表于 2020-4-1 16: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01163734.png
“它记录了我的青春,记录了我的大学时光,但是,它真的回不来了。”
今天的95后们,或许从来没有注册过它,但多多少少也都听说过它的名字,而对于85后95前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它承载的则是数不清的大学记忆和那些极具年代感的青春照片,没错,它就是那个近乎被遗忘的人人网。
遥想当年,人人网可谓是风光无限,不仅有着高达94亿美金的估值,更是占据着社交市场的半壁江山(另一半属于QQ),被外界称为“中国版Facebook”。
可就是这样一个当年市值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第一梯队互联网公司,在行业蓬勃发展的今天却几乎找不到出路了。
网站首页变成了垃圾页游与机器人自嗨的场所;在直播风口下,尝试投资做直播,也没有脱颖而出;后来又转做互联网金融,依然没带来多大收益。
从当初的风光无限,到今天的日渐式微,人人网为何就这样衰落了?
编 辑:正风
来 源:正和岛商业洞察
01.
人人往事:
王兴的创业梦和红极一时的校内网
2003年冬天,正在美国读博士的王兴向导师请了一个回国的长假,他准备带着学来的六度空间理论,开启中国的SNS社交网站时代。
回国后,他拉上了自己的大学室友王慧文,高中同学赖斌强等人在海丰园租了一套房子,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王兴想要做的是一个社交网站,它能够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链通过互联网反应出来,参照美国的Facebook,他把目标用户放在了大学生群体上。
2005年2月,校内网正式上线,主打大学生实名制交友,申请需要实名+学校认证。上线仅三个月就获得3万用户,一时间,“上校内找老同学”也成为当时年轻人的流行语,而这个校内网就是人人网的前身。
但今天来看,校内网红极一时的背后,其实存在着太多的偶然因素,像当时的社会环境与校园氛围,就为它的发展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土壤。
在校内网出现之前,尽管那时候Google还有中国大陆业务,但人们“开眼看世界”的渠道是欠缺的,海外的消息与思想,也没有一个传播的主阵地。即便是大学生,也只能通过书籍、部分博客、甚至口口相传方式获取信息。
而校内网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则为这些信息和思想的传播提供了一个场域。
例如,2009年前后,校内网上的内容开始呈现出井喷之势,从2008年的南方雪灾、512汶川地震、奥运火炬传播到2009年的“四万亿”、三聚氰胺、房价泡沫等等,层出不穷的社会热点,不仅激起了千千万万年轻人讨论、思考、发表观点的热情,形成不同的圈子和阵营,也诞生了诸多意见领袖,从而带来了思想和见解的迸发,产生了大量优质的内容。
事实上,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校内网作为在校大学生使用最多的一个平台,凭借着强大的传播力,引领着大学生反思社会热点问题,并形成自己的三观。
而校内网的“日志”功能,也是后来微博长博文以及微信公众号文章等传播形式的雏形。当年在校内网上形成的传播效应以及在大学生群体中引发的集体思考,后来都通过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传播功能,在更为广泛的人群中出现了。
今天,许多“85后”之所以会怀念人人网(校内)原因,其实也是出于对那个时期人们获取信息、交流思想、表达观点的方式的追忆。那时获取信息远不如现在方便,但是校内网恰恰给了当时的大学生这样一个信息的窗口。
所以,校内网能够红极一时,与当时特定的社会环境背景是紧密相关的
02.
许朝军和人人网最好的时代
2006年,随着用户量的激增,还未从校内网上找到商业模式的王兴,开始在资金上捉襟见肘。
这个时候,曾经创立ChinaRen的投资人也是其竞争对手的陈一舟已经数次开出了收购的条件,而且价格一次比一次高,最终在2006年10月,校内网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次年的10月,王兴从校内网办理了自己的离职手续。
校内网虽然成功收购了,但陈一舟显然不满足其仅限于校园社交的用户定位,他认为这一领域太过于垂直细分,想象空间有限,在其看来,校内网应该冲破校园篱笆,抓住社会群体,随后,他派遣得力干将许朝军全权负责人人网的日常业务。
这里,我们不妨介绍下许朝军其人。
许朝军堪称互联网界的奇才,16岁考入清华大学,大二时就已经在中关村帮别人写程序了,1999年,正在读大三的许朝军遇到了陈一舟,后者看中了他在互联网上的天赋,请他为公司编程,并许诺每个月发他15000元的工资。就这样,许朝军跟陈一舟成了一同创业的伙伴。
但好景不长,2000年,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陈一舟的企业迟迟得不到融资,最终作价3000万美金卖给了搜狐,而当时年仅20岁的许朝军也顺理成章的进入了搜狐。
2005年,刚刚晋升为搜狐技术总监的许朝军听到了web2.0的概念,随即他将这一概念与自己早年做社区的经验相结合,兴冲冲的跑去给张朝阳讲述自己对于六度空间理论的理解,怂恿张朝阳开始做web2.0的产品。
然而已经在门户上赚到钱的张朝阳对于这样一款没有成熟盈利的产品基本无感,被泼了一头冷水的许朝军又去找自己的老领导陈一舟,两个人一拍即合,许朝军迅速转头到老领导陈一舟的千橡集团,开始肩负起校内网的发展大旗。
此后,在许朝军的带领下,校内网的流量变现途径逐渐清晰起来,即通过游戏和广告来盈利,并获得了资本的认可。不久后,陈一舟宣布千橡集团收到来自软银等公司的融资4.3亿美元。这个数字现在看上去并不大,却是当时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一笔私募融资。
到了2007年,校内网在许朝军的带领下交出了一份相当漂亮的成绩单:覆盖2200所大学,拥有超过1800万的在校大学生用户以及980万活跃用户,并逐渐取消了IP限制,准备进军白领市场。
彼时在大洋彼岸的Facebook,也不过是拥有4500万注册用户,但当时微软给Facebook的估值就已经达到了150亿美元,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轻视校内网的存在,心急火燎的腾讯还专门上线了朋友网,作为一款防守型的产品来应对校内网的冲击。
2009年8月4日,“校内网”正式更名“人人网”,这意味着当时国内最大校友类网站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为面向所有网民的平台。
但就像很多老用户回忆时所说的一样,许朝军的时代是人人网最好的时代。
03.
近百亿估值到2000万“贱卖”
人人网错在了哪里?
2010年1月,上海盛大在线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一位新同事,半年前还在北京为校内改名为人人而站台的许朝军加入了盛大网络。
而这一次,陈一舟亲自接替了许朝军的位置来作为人人网的主要负责人,凭借着许朝军时期打下的坚实基础,再加上对SNS产品的普遍看好,人人网在2011年5月于纽交所成功上。
上市当天,人人网的市值就直冲70亿美元,最高时达到94亿美元,成为当时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中排名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可谓风光无限。
有数据显示,2011年人人网最辉煌的一年注册用户数,超过了1.7亿,活跃用户数超过了1亿。但也是在那一年,盛极一时的人人网迎来了它的转折期。
在此之后,人人网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走上了下坡路,最近一次登上热搜还是在2018年,但那次受到关注的原因是,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的现金对价卖给了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说,曾经估值94亿美元的“社交网络鼻祖”人人网,最终仅仅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了。
而关于人人网为何没落的问题,人们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追问,甚至在2015年的DCM CEO峰会上,时任DCM董事合伙人的卢蓉一上来就直接问陈一舟:“我们投资人人的时候,都觉得它能做成中国的Facebook,为啥最后没做成呢?”
陈一舟只回应了一句话,“因为中国已经有中国版的Facebook了,腾讯才是中国的Facebook。”
这当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曾有人把人人网的没落归因于内部管理混乱。2010年,主管市场推广的杨慕涵与陈一舟产生分歧,后来选择离开人人网;副总裁杜悦也与陈一舟不和已久,他更是在离职时写了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直指陈一舟“非常负面”(Very negative)。
但如果把人人网没落原因完全归结到管理层内乱上,恐怕也不能服众,毕竟一家市值近百亿美元的企业,最初也不是靠几个管理者就能做起来的,更深层次原因其实还是人人网这一产品本身出现了问题。
1.社交平台氛围被彻底破坏
人人网前身是校内网,但随着人人网向“全民社交”转型后,平台开始被大量新闻和段子充斥,使得原本的社交氛围被彻底破坏,变了味的人人网开始“逼”着用户离开。
例如,2011年之前,人人网上广为分享的内容主要包括考试、感情、星座、游玩,校内通知等,都是和大学生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也很契合其最初的用户定位。
但2011年开始,人人网开放了公众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去申请公众号,不巧的是那一年新浪微博也已成一定气候了,以冷笑话精选为代表的草根大号开始出现,人人网的公众号纷纷成了微博段子的搬运工。
这个问题直接影响到人人网后面几年的衰落,很多用户都有这样两个感觉:一是时间轴被一群公众号刷屏了,而且全是微博上看过的段子,直到现在都是这样;二是很多朋友都不发原创内容了,大家也都在转段子,因为转发比原发更简单啊,人人网的社区氛围就这样被破坏了。
2.偏重短线投资,导致核心腹地失守
人人网上市后急于寻找变现模式,负责人曾经把人人网的定位归于“Facebook+Groupon+Zynga+LinkedIn”。然而,过于急于求成的心态,使人人网不仅没有守住自己的社交营地,甚至在面对自身的人群与属性定位上都显得混乱,也可以说,陈一舟自身强悍的生意人与投资人思维导致了人人网核心阵地失守进而战略走偏。
比如我们看到,人人网其实并没有错失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任何一个热点:
当社交游戏火时,它就开发了偷菜、抢车位等游戏;
当团购兴盛时,它也开发了团购业务,但没做好只得关闭;
当直播业务火热时,它也做直播业务;
当二手车市场被炒得热闹时,人人网还涉足其中;
因着陈一舟对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兴趣,人人网参与了多起投资……
但即使人人网涉足的都是热门产业,也没有给人人公司带来可观收益。在一次次转型中,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人人网把最初且自身最具优势的“校内社交”抛之脑后,从此一蹶不振。
而这些散乱产品布局最终也导致了自身社交平台定位混乱,用户从人人网身上也找不到一个清晰的定位,离开便成为必然。
3.产品缺乏延伸可能,模式本身具有局限性
人人网虽脱胎于校内网,但最初所针对的细分市场并未发生大的改变,依然还是大学生群体和校园生活,从营销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产品其实是没有延伸的可能的,因为学生会毕业、会走向社会、工作后会需要新的平台,而他们加入了新的平台就意味着会离开人人网。
此外,从私密社交向泛社交的扩散过程,是社交产品发展的自身规律,作为过渡产品的人人网,基于校园场景的半熟人社交,不具备护城河,从逻辑上来看也是一定会被取代的。
但不管怎么说,那些年的天时地利人和,终究是造就了人人,在许多意义上,人人网是当今微博微信并立的社交产品形态的雏形与先驱。
04.
结语
2018年8月,陈一舟在一篇长文中感叹道:“我已经不懂社交了。”
也许是真的不懂社交,也许是最后的倔强,陈一舟终究不肯把人人网从“校园社交”的窄场景扩散出去,朝着泛社交去做全面尝试。
对此,他曾经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不能接受“人人网最后的剩余价值利用完,把它关闭”。在陈一舟看来,校园这个场景,以及人人网上面积累下来的这份厚重的生态,才是最珍贵的。
但是,时代在变,互联网产业发展,循着它自身的逻辑在运行。你不变,就会被时代抛弃。终于,人人网的发展也陷入了自身的悖论之中:
如果不肯从校园社交的窄场景走出去,人人网的用户基础难以扩大,只能停留在85后到95前这拨特定人群;
然而一旦走出了校园社交这个独特的应用场景,人人网会变得泯然众人,特色尽失,更无法与微信和微博竞争。这是人人网面临的终极尴尬。
想来,这也正应了多牛传媒创始人姜楠先生说的那句话:“人人网最大的竞争对手,正是2011年的自己。”
当年的那场盛宴,人人网真的再难复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世爵娱乐平台

Powered by shijue165.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